快捷搜索:

第一大公募遭遇债基跳水风波 天弘永利E单日暴跌

2018-12-13 作者:债券   |   浏览(125)

  单日净值暴跌逾10%,这样的极端行情曾发生于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身上,现在轮到了债券型基金。

  7月6日,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弘基金”)旗下一只名为天弘永利债券E的基金净值报0.9390元,较前一交易日1.0743元的净值下跌12.59%。

  天弘基金是中国第一大基金公司,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天弘基金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高达8051元,远远领先于同业。天弘永利债券E则是天弘基金旗下天弘永利债券型基金(下称“天弘永利债券”)的E类基金份额。天弘永利债券另有A、B两类基金份额。同一日,A、B净值跌幅均为0.01%。

  同一只基金、不同的基金份额,跌幅为何相差10多倍?《第一财经日报》通过查询刚刚公布的二季报及采访业内人士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天弘永利债券E此次暴跌的时间点,距成立伊始不足两月。天弘基金此前公告称,2016年5月10日起增加天弘永利债券E类基金份额并相应变更基金合同的有关内容。增设E类基金份额后,本基金将分设A类基金份额、B类基金份额和E类基金份额,三类基金份额单独设置基金代码,并单独公布份额净值。

  天弘永利债券三类份额的基金经理均由姜晓丽担任。截至6月末,天弘永利债券A、B、E三类份额的基金资产净值分别为A类7.1494亿元、B类21.2541亿元、E类13465.98元。E类的份额和规模一样,仅仅是A、B类零头。从二季报数据来看,自增设份额后至6月末,天弘永利债券E申购份额为7785.86万份,赎回金额高达7784.6009万份,总体净申购约为12600.98份。

  成立之后,相较A、B份额的稳健,天弘永利债E出现了大幅波动。6月7、8日,天弘永利债E净值分别上涨1.74%、4.54%。7月6日,天弘永利债券A、B份额跌幅均为0.1%,而E类大跌12.59%。跌幅为何如此悬殊?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无疑是巨额赎回引起的。

  “估值问题造成的。”上海证券创新发展部总经理刘亦千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原因极有可能是当天净值下跌,但份额被前一天大幅度赎回,导致E份额的亏损被剩下份额承担。

  按照天弘基金6月1日发布的刚刚更新过的天弘永利债券招募说明书,天弘永利债券份额净值的计算,保留到小数点后4位,小数点后第5位四舍五入。

  上海一家公募基金的产品经理对本报称,赎回的投资者可能占到的了第五位小数“五入的便宜”,这个便宜也成了持有人承担的亏损,亏损幅度基本达到了当日的跌幅12.59%。6月7、8两日的情况可能正好相反,有可能是赎回者承担了四舍的亏损,而投资者享受了额外收益;也可能跟大量赎回费计入基金资产有关。

  A、B、C三类基金份额在收费模式上存在一定区别。A类免申购费,征收0.4%/年的销售服务费。B和E类基金份额是指在存续期间有申购费,但无销售服务费。A类基金的赎回费全部计入基金资产,但B类与E类基金的赎回费用不低于赎回费总额的25%归入基金财产。

  曾几何时,大额赎回引发的净值波动时常发生于机构投资者“专享”的C类份额,而这次也体现在C类份额上。

  刘亦千称,这类E份额通常是为单个渠道设置的,通常是互联网销售平台。济安金信基金研究中心主任王群航(博客微博)则表示,近年来,公募基金开始下设多类份额,包括C类、D类、E类、H类、I类等等,代表了不同的渠道、收费和投资者类别,例如C份额是机构份额,E份额是电商渠道的份额。当这些份额被大额赎回时,净值波动巨大,导致与其他份额出现明显的份额差别。

  5月12日来自天弘基金的一则公告也肯定了上述两位专家所言。该公告称,自当日起,天弘基金增加北京蒽次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蒽次方资管”)为天弘永利债券E类基金份额的代销机构并开通定投及转换业务。值得玩味的是,5月11日,蒽次方资管的工商资料已经做了变更,已更名成北京蛋卷基金销售有限公司。该公司是雪球(北京)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雪球”)关联企业,其主推一款蛋卷基金,它是雪球出品的公募基金销售的客户端。

  天弘永利债券基金并非第一只因估值问题造成大幅波动的基金。此前,建信基金旗下一款打新基金建信鑫丰回报C(002141)净值从1.039元暴跌至0.337元,单日下跌67.56%后。随后该公司推出了估值修复的举措,单日净值大涨208%。

  王群航称,建信基金特事特办,采取了净值之外的办法来处理此事,未损害留守人的利益。而《第一财经日报》询问天弘基金是否同样采用估值修复的方法,截至目前,对方未予回应。

第一大公募遭遇债基跳水风波 天弘永利E单日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