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基金评级乱象调查

2018-12-15 作者:基金   |   浏览(129)

  自公募基金开始进入大众投资者视野的那一刻起,市面上各种基金评级评价报告就应运而生。除了众多证券公司外,一些第三方销售机构,甚至个人微博都在发布基金排名和评价。然而根据证监会规定,仅有10家机构具有基金评级资格,其余均涉嫌违规。究竟是谁在明知故犯,这其中又有怎样的利益链……

  “因最近想要买基金,所以一直在关注各类基金评价的报告,可是进入某网站基金频道一看,有好几十家机构在发布相关的基金评价,一看就‘晕菜’了,根本不知道信谁的好。”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刘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阐述了他的疑惑。

  按照刘先生的提示,北京商报记者点开某网站基金板块的“基金研究机构”部分。据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共有29家机构在该网站发布文章,文章的内容除了涉及基金行业动态和基金投资策略之外,不少还涉及了基金的收益排名和基金管理人能力的评价。

  一份名为“华泰证券(行情,资金,股吧,问诊):3月10家基金公司投资能力出色”的文章引起了北京商报记者的注意。该文章对3月基金公司的股票投资能力、债券投资能力分别进行了分析,其中股票投资能力中对偏股基金总回报、偏股基金相对基准超额收益率、偏股基金重仓股选股能力进行了评价,并对基金公司旗下主动偏股型基金加权平均收益率和最近半年基金公司主动股票投资能力进行了综合排名,并分别列举了排名的前十名。

  实际上,像华泰证券一样每个月都会发布相关基金排名情况的机构并不在少数,几乎所有的券商研究所都设有基金研究组,专门发布基金研究报告。

  渤海证券“偏股型基金5月月度报告”的文中,对4月偏股型基金净值增长率进行排名,该文称,“截至4月26日,偏股型基金单月平均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0.61%,景顺长城核心竞争力、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和景顺长城内需增长贰号排名前三”。

  除证券公司外,基金第三方销售机构也是基金评级报告发布的积极分子。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显示。每隔一个月好买基金会发布一份月度报告,报告中不仅包含各类型基金的投资策略,还包含各类型基金前5名和后5名的排名。

  不仅是专业的机构,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等自媒体平台上,充斥着大量对基金业绩的评级和分析,并且还有不少微博上没有认证的个人均在发布基金收益排行榜。

  “2009年证监会发布了相关的基金评价暂行规定,该规定明确指出,只有相关有基金评价资格的才能进行收益评价及管理人能力评价。如果以上机构没有资格,那么就是违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业内人士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证监会资料发现,在2009年,证监会确实曾经对基金评价机构对基金进行评价并对其公开发行的业务进行明确规范。

  根据证监会《第64号令基金评价业务管理暂行办法》,所谓基金评价业务,是指包括基金评价机构及其评价人员对基金的投资收益和风险或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能力开展评级、评奖、单一指标排名或证监会认定的其他评价活动;而评级则是指基金评价机构及其评价人员运用特定的方法对基金的投资收益和风险或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能力进行综合性分析,并使用具有特定含义的符号、数字或文字展示分析结果的活动。公开形式则指通过报刊、电台、电视台、互联网等公众传播媒体形式或讲座、报告会、分析会、电脑终端、电话、传真、电子邮件、短信等形式,向非特定对象发布基金评价结果。

  伴随着该暂行办法的发布,证监会还发布了具有基金评价业务资格的十家评级机构。据了解,这十家评级机构分别是银河证券、海通证券(行情,资金,股吧,问诊)、招商证券(行情,资金,股吧,问诊)和上海证券四家券商;晨星、天相投顾和北京济安金信三家第三方评级机构;中国证券报社、上海证券报社和证券时报社三家证券类媒体。

  这也就意味机构如果有进行发布基金收益排名和管理能力评级等基金评价业务,并公开向媒体发布了,但却没有基金评价业务资格,那么这样的机构就涉嫌了违规评级。按照以上标准,华泰证券等未获授权的券商、好买基金以及大量网站都难逃违规基金评价的“罪名”。

  在金融市场上,所有混乱的表象最终都指向“利益”二字,基金违规评级也不例外。

  一位证券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媒体和投资者都对基金评级分析十分热衷,基金公司也很乐于引用他们的评价结果,这必然会给发布评价的机构带来知名度,而知名度带来的则是收益。

  比起以上这位工作人员的说法,以下这位人士的说法或许更为直白。“证券公司业务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便是基金分仓,这里面每年佣金收入绝不是个小数目,此外还有尾随佣金,而基金评级正是证券公司拉拢基金公司的好方法。”曾经在证券公司经纪业务部门工作的业内人士称。

  假如违规基金评价业务动因真的是因利益,那么其给基民带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基民在购买基金前,不少人会看证券公司的推荐,特别是一些关于新基金的评价,如果证券公司的推荐是与基金公司的分仓佣金有关,那公正性也将打折。”某基金分析人士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无论是媒体还是评级机构对于基金违规评级一事的认识都不充分,根据规定,无论是违规发布者还是刊登者,均有可能受到处罚。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很多机构其实具有评级的实力,因此希望监管机构能设立准入门槛,惩处不合格的评级机构,开放更多合格机构进入这一领域,使得评级市场更加市场化。

  在基金评价引用上面,基金评价业务管理暂行规定第四章第二十条表示,基金管理人、基金销售机构及证监会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不得引用不具备证券业协会会员资格的机构提供的基金评价结果。同时该暂行办法的第五章第二十八条也规定,基金评价机构加入中国证券业协会后,未按照本办法及相关规定向证监会备案,擅自从事基金评价业务的,责令改正,单处或者并处警告、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单处或者并处警告、罚款。

  面对一些证券公司的违规。一位想做基金评价业务但又无资格的证券公司人员称,“按照证监会的相关规定,市场上仅有十家机构可以进行此类业务,但实际上不少证券公司的配备已经达到了证监会的水平, 但他们均苦于无资格不能经营。十家对于市场来说或许少了点,不利于竞争,对于未获批的证券公司而言,不利于开展新的业务”。

基金评级乱象调查